当前位置:主页 > S悠生活 >当「网路中立性」被废除,网路世界会变成⋯⋯>内容

当「网路中立性」被废除,网路世界会变成⋯⋯

2020-07-08 23:03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327)

当「网路中立性」被废除,网路世界会变成⋯⋯

「天空的白云,聚集了一群羊,静悄悄地把牠们分散,又把牠们赶在一起。」牧童们在天空下哼着童谣,村人共同享有这片草原。刚开始人们把羊分散开来放牧,饲养牠们来讨生活,没有发生任何问题。某天有人起了贪欲,引进更多羊只来放牧吃草;他一这幺做,其他人也赶紧再买一些羊来。大家放了更多的羊在草地上,让牠们尽情吃草,结果草原变成瘠土。看着没剩一根草的草原,村人们流下了眼泪。

这所谓的「公有地悲剧」现象,是一八三三年由英国经济学家威廉.佛司特.洛伊(William Forster Lloyd)提出的理论,而美国加州大学的生物学家加勒特.哈丁(Garrett Hardin)于一九六八年《科学》期刊介绍这个理论并将之广传出去。哈丁的论文引发经济学界热烈讨论。

在公共财产(共享资源)方面,经常可见到「想让自己的羊吃更多草」的个人贪欲,以及为了共同生存必须保护草地的势力间的冲突等情况。公共财产的所有权不属于特定人士,因为不可以排斥任何社会成员使用的权利,所以会产生搭便车问题。若是将地底资源、空气、水等公共财产交到市场经济中的话,便会因为人们的自私心,而导致公共财产生产与消费的非效率性及糟糕的结果,这便是公有地悲剧的结论。

端出福利政策牛肉却没有资金来源的问题,也是经常用来解释消耗国家财库的公有地悲剧例子。人民讨厌缴纳税金,却又想要享受用税金打造出来的道路、医疗、治安等公共财产福利并最大化。不缴税金又搭便车,当这种想获得更多优惠的人变多时,社会很容易发生矛盾。

公有地悲剧没办法阻挡吗?就像英国在「圈地运动」(Enclosure Movement)时的状况,公有地可以被土地原持有者收缴并化为私产;另一种方法是由国家收回土地并加以管理。可是,有一位女性并不赞成这种方法,她是印第安那大学政治系教授伊莉诺.欧斯壮,她在二○○九年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史上首位女性得主。她主张公有财产必须交给该地居民或共同体,而不是交给市场或政府,这样才能有效率地管理、阻止资源枯竭,亦能避开市场万能的危险及预防政府的非效率统治。

欧斯壮是从哪里获得的灵感呢?美国缅因州因为过度捕捞而面临未来再也抓不到龙虾的危机,所以她观察着该州沿岸渔民的做法。渔民们建立了有关放置鱼笼规则与顺序的自治规範,以此维持渔场管理,这个案例吸引了她。她的「自治理论」如果要在现实世界成真,那必须附加上什幺条件呢?首先,共同体成员们的关係绝对不能鬆散,彼此需要认知到是共同生存的关係,建立大家相信且愿意遵守的自律制度;也有人强调村民之间要彼此监察与管制。为了解决公有地悲剧问题,欧斯壮认为比起处罚或官方制裁,强化共同使用者的共同体意识更为重要。在看到同样也是增进成员共同福利的韩国「营农法人」或「渔村契」时,便能感受到欧斯壮的哲学令人尊敬的香味。她重视的团结意识与情感枢纽,像是被我们扔到记忆角落、遗忘已久的故乡一样,真是令人心痛。

事实上,以共同体来解决问题的方式没有这幺简单,因为大部份村落共同体缺乏自治的能力。欧斯壮曾在斯里兰卡的灌溉开发事业中,分析出缺乏自治能力的原因。假设现在有一个村子要建造引水的灌溉设施,在达成协议的过程中,彼此意见相反的农夫可能会很多。农夫们很穷,对于灌溉事业的重要性认知不够,也可能不怎幺爱护自己的农田;共同体的成员之间,也可能存在人种、文化上的相异性;村长也可能贪腐成性,只在乎自己的利益,甚或离间村民。农耕地区的界线需要被明确画分且进行监督,在违反规定时则施以处罚。制定共同体规範的过程里,需达到参与式民主。

欧斯壮提议的方法随着国家的不同,可能带来好的结果,也可能不会,这是因为各国文化不同。就连在一个小村庄建设灌溉设施都很难达成协议了,更何况是全球性的问题呢?这不禁让人怀疑地球环境这个公共财产,是否能像欧斯壮的主张这样交给村庄共同体自治。我们以使用与管理公共资源「气候」的制度为例,试着探讨碳排放减量额度认证(Certified Emission Reduction)的问题。欧斯壮为了解决公共资源问题,非常重视「社会资本」的「信赖」。为了保证履行二氧化碳排放减量,即便个别国家的利益会有短期减少的风险,也要守护地球共同体的长期利益,这样的信任必须扩散在国际社会上。究竟我们是否具备了应付气候变迁的全球治理能力?我们必须明快地回答这个问题。

有分析说到了二○三○年时,全球将有八十%人口在使用网路,所以有人把网路比喻成公有地。对我们来说,网路世界是公有地的喜剧还是悲剧呢?网路发展初期的核心是分享与开放。我们在目前名为网路的数位公有地里,种下了什幺样的数位之花与树呢?自二○○一年开始透过网路分享个人知识的维基百科,超越了曾经最厉害的百科全书(大英百科全书),成为目前最具影响力的百科全书。全球的「电子图书馆」、「书店咖啡馆」、「公共数据入口网站」成为了温暖我们内心的数位之树,并在网路世界里茁壮成长。欧斯壮看到这些案例时,可能会因为感觉不到公有地的悲剧而感到开心。

我们将视野放宽广一点,转谈最近的热门话题「共享经济」上吧!二○○八年,哈佛大学的劳伦斯.雷席格(Lawrence Lessig)教授首先使用共享经济这个词彙:「将个人拥有却不经常使用的物品、知识、经验、时间等有无形资源,拿来交换、出借与交易,使参与者们互相获得利益的一种经济活动方式。」智慧型手机普及后,全球预期会出现共享经济的爆发式成长。分享自己的房子当民宿的Airbnb、共享车子服务的Uber,皆因是共享经济的代表公司而成为焦点。可是这种网路IT企业,真的取代了「公有地悲剧」,并以「分享与关怀」打造出「公有地喜剧」吗?学者们对此评价不同。

首先,把自己的物品或服务分享给其他人的行为,可以做为补贴生计。于社会的观点上来看,资本主义受困于低成长,也让共享经济跃升为一个不错的对策。以「共同体分工合作」这样的精神,成立诸如共享消费的消费者合作协会来扩大消费者福利的话,该有多好啊?共乘的精神是能帮助到生活困难的使用者,也在防止能源浪费上有所贡献。要人拥有私有财物的市场交换价值,被合作式共享社会的交换价值替代,这在欧洲社会经常可见。

可是我们好像不能就此安心,共享经济的发达也可能造成劳工的薪资、劳动的品质下降。令人害怕的是,共享经济的果实有可能只餵饱了连结线下和线上的平台商业公司的肚子。Airbnb进军韩国之后,将自家出租的家庭因违反旅馆业申报义务而被判处罚锾。虽然Uber增加了计程车的供给可促使车资下降,但也可能导致社会上发生计程车公司破产与就业问题。这就是即使我们将共享经济理解为未来市场的趋势,也必须注意其弊端的原因。如此一来,共享经济才不会走向公有地悲剧。

经过首尔南山隧道的驾驶人,必须支付交通拥挤过路费。在人口密集地区有设施,或是旗下设施会引发大量交通流量的企业,每年需向政府缴纳交通拥挤税。那幺,如果有人导致网路出现过度运载量时,该支付拥挤成本吗?又该由谁缴呢?二○一六年二月,在缺乏基础通讯建设的印度,脸书与当地的信实通讯公司(Reliance Communications)合作,想要推行提供免费网路连结服务的计画(Free Basics)。说要提供免费服务,不是很好吗?问题是,脸书对于自家所提供的内容和服务,在(传输)品质与速度层面给予比其他公司的网路服务更多的优惠。以专业用语来说,脸书这样是违背了「网路中立性」(Net Neutrality)原则。

提供通讯网路的公司(如韩国的SK电讯、KT、LG U+),所有的服务内容不得有任何差别待遇,需向顾客尽可能地共享,遵守网路中立性原则。根据该原则,无论是KakaoTalk或脸书提供的内容,不得遭受通讯业者的不当差别待遇。使用 KakaoTalk或是脸书的消费者,因为同样使用着网路,所以也必须受到同等待遇。

二○一六年,Google 主张美国市占率第三名的电信业者 T-Mobile 干涉了自家平台 YouTube 的流量传送。根据一家数据分析机构研究显示,YouTube 佔了美国境内无线通讯流量的五分之一。Google 宣称 T-Mobile 故意限制 YouTube 的连线流量,并主张其违反了网路中立性原则。站在电信业者的立场上,他们其实不会觉得造成传输流量大的数位内容业者看起来顺眼。在网路中立性的逻辑背后,到底存在什幺样的原理呢?正是公有地的悲剧。有人主张因为这与通讯网使用成本有关,所以会有搭便车的人,于是现在发生相互转嫁责任的争议。

来听听影音串流服务业对电信业者施压的言论吧!

「我们希望大型网路服务供应商(Internet Service Provider)能严格遵守网路中立性。行动通讯运营商绝对不可为了自身利益,而任意地向特定数位内容公司或使用数位内容的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流量速度,又或是相反地降低连线速度的稳定性。网路不是少数人的专属品,而是必须成为每个人的『开放空间』。人类普世价值其中一项是『平等』。为什幺我们提供的数位内容服务必须因为电信业者自身的利益,而遭到差别待遇呢?」

然而,为什幺电信业者要批评数位内容业者的发言呢?他们认为网际网路也带有公有地的特性。数位内容业者们为了吸引消费者,而在网路上提供很有魅力的服务;消费者为了使用服务而涌入他们的网站,结果造成网路流量爆增、超过限制,引发伺服器负荷过重的问题,可能产生所有人都无法使用网路的情况。于是乎,公有地变成瘠土。

在网际网路发展的初期,会造成流量拥挤的服务有限,使用者也不多。可是最近情况改变许多,网路服务使用者大幅增加,而在影音串流或网路电话等流量大的服务变多之后,网路承载流量的负担也变大了。在电信业者的立场上,为了高速处理增加的流量,得持续花钱扩充通讯网路设施,他们当然会看不顺眼造成流量大增的主嫌──数位内容业。一想到数位内容业者在他们设置的通讯网路上搭便车,便感到很火大。

行动通讯运营商根据「使用者付费原则」,主张数位内容业者们也必须负担扩充通讯网路设施的一定成本。数位内容业者们说这是电信业者要解决的问题,认为自己完全没有该支付成本的原因。数位内容业者还表示,消费者缴交电信费用,电信业者却将成本转嫁给数位内容业者,实在是太自私自利了。他们主张消费者不是单纯为了上网才支付电信费,而是为了连结网路、享受数位内容才缴交电信费用;他们也强调政府绝不应把压力放在产业重要性逐渐扩大的数位内容市场,致使其失去活力。
以自律、共享与开放来维护网路世界

现在试着回到存放在我们记忆中的另一段往事吧!Kakaotalk 的行动网路电话服务「VoiceTalk」对韩国人来说是非常有用的服务。当可以连结上WiFi的时候,就算人在国外也可以与亲朋好友享受免费的服务。可是电信业者们反对VoiceTalk开通韩国服务,因为它会造成非常多的传输流量。消费者发出谴责,说电信业者之所以要限制VoiceTalk服务不是因为流量拥挤问题,而是为了保护自家公司的通话服务。韩国政府发表了「通讯网路的有效管理及使用基準」之后,却没有建立强制条项或进行具体的管制措施,只规定了当传输流量激增、通讯网路超过负荷时,可以限制通讯网路流量。

其他国家又如何呢?美国电信业者威讯无线(Verizon)向联邦通讯委员会(FCC)提出「废除网路中立性」的诉讼,美国华盛顿特区巡迴上诉法院举起了威讯无线的手,判定胜诉。因为现行的美国通讯法并未把网路视为「普遍的通讯服务」,而是被归类在「资讯服务」,所以强迫电信业者们遵守网路中立性是不公平的;万一网路是提供给所有人的普遍服务,大概会出现别的判决。相反地,欧盟议会通过了网路服务供应商提供给各家网路公司的服务不得有差别待遇之法案。这已不是单纯要求他们不得差别对待各网站公司,而是禁止因商业考量而对其他使用者造成差别待遇,欧盟实行着更严格的网路中立性条款。外国为什幺会出现这样的差异呢?

通讯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在评价生活品质时,通讯网路的触及度成为非常重要的衡量指标。通讯是国家的关键产业,却是由民间电信业者在管理;因为是民间公司,自然对收益与成本很敏感。有主张认为电信业者正做着具有利害冲突的生意行为:他们透过自家网路,推出网路电视服务或行动随选视讯之类的影音串流服务,世人正以怀疑的眼光看着他们是否会给自家数位内容的服务优惠待遇。事实上,在订阅网路电视服务时,行动通讯运营商还会一同搭售自家公司的宽频网路服务,也会向已使用行动通讯或有线服务的老顾客提供打折优惠。所以这其中是否存在公平交易问题或其他法律问题,经常成为舆论的话题焦点。

电信业者与数据内容业者对于网路中立性针锋相对,站在中间被拉扯的是消费者,所以网路中立性问题是任何一方都很难做出结论的主题。如果接受行动通讯运营商的主张,要获利可观的数位内容业缴交「网路流量拥挤税」的话,又该缴多少?中小型企业又该如何处理呢?我们再回到欧斯壮的理论,请你试着想像一下她对于网路中立性问题会抱持何种立场。她应该会强调,与网路通讯使用者维持良好关係,认知到彼此是共同生存的关係,以及申明自律性制度的重要性,藉此取代政府的介入。然而在现实中,很难看到她说的这些。电信公司、数位内容公司、消费者之间放着网路中立性的原则,因为各自的立场不同,所以矛盾的关係会持续下去。

当全球都具备网路基础建设的情况下,建构一个完善的网路世界是最重要的事情。我们必须把网路打造成「共享与开放」的市场。如果有人想把网路建造成华丽的秘密花园并独享的话,我们必须果断地打破那道墙。因此利用开放原始码(Open Source)而成长的维基百科,以及公开汽车主要技术专利权的特斯拉公司,充满着人性之美。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