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S悠生活 >《电影与政治》:从黛妃之死看政治人物如何进行危机处理>内容

《电影与政治》:从黛妃之死看政治人物如何进行危机处理

2020-06-10 23:04 来源于:shenmy 我要评论(671)

「现代人只想看洒狗血的华丽表演,那是我一向不擅长的事」。

「一代王妃」黛安娜的殒落

上个世纪八○年代,全世界最具魅力也最知名的女人,当属英国王妃黛安娜(PrincessDiana)。有着无懈可击美貌的黛安娜在一九八一年七月二十九日嫁给英国王储查尔斯王子(PrinceCharles),那场世纪婚礼,犹如童话般梦幻,让她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女孩,一跃成为全球偶像。在台湾,任何一个六年级以上年纪的人,应该都还记得黛安娜王妃的绝代风华与她戏剧般短暂的一生,让人不胜唏嘘!不过,也因为英年早逝,让黛安娜的美丽,永恆地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

「黛妃与女皇」,英文原名为TheQueen「女王」,是比较贴近剧情原意,实际的故事主线是落在黛妃车祸骤逝后,女王与王室的反应。但,中文的片名反易误导这是一齣描述黛妃与英国女王伊莉莎白二世(QueenElizabethII)婆媳间互动的戏剧。此片最大的挑战是女主角为女王伊莉莎白二世,扮演这样一个广为世人熟知、世界最有权势,且还在世上的女人,演员的压力可想而知。然而,这个角色在英国资深女星海伦‧米兰(HelenMirren)精确细緻的诠释下,不但外貌举止维妙维肖;在心理的表现上也呈现出王室难以亲近的威严。而最精彩的是,在力求人物高度相似的同时,也让人理解到这些不近人情的举动背后的情感与原因,不愠不火,不讨好也不丑化,让角色的生命力与力量感染观众。她的精彩表现,除了拿下二○○六年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也横扫了当年所有重大影展的演技奖项。据说海伦‧米兰因为演得太好,英国女王还特别邀请她到白金汉宫共进下午茶。

但是本片最令人推崇的是它并不是想藉此臧否英国王室。它极力去还原当时英国女王面对黛妃之死的真实情感,以及她为何有如此的反应,让人们去了解身为女王,她所受的教养与维护王室尊严的努力,纵然这些她所珍惜的原则,已经不符现代潮流。

值得一提的是,「黛妃与女皇」的编剧彼得‧摩根(PeterMorgan),同时也是「最后的苏格兰王」(TheLastKingofScotland)的编剧,「最后的苏格兰王」描述的是乌干达独裁者伊迪‧阿敏(IdiAmin)的故事。同样地,在角色的剖析上,透过阿敏的成长经历与生、心理疾病型塑阿敏的人格特质,以及如何影响到他的决策。就如「黛妃与女皇」一样,这齣电影也让非裔演员佛瑞斯‧惠特克(ForestWhitaker)因阿敏一角,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由此可见彼得‧摩根在角色撰写上的深厚功力。

《电影与政治》:从黛妃之死看政治人物如何进行危机处理

皇室与民选政府的扞格  

对修习政治学的学生而言,「黛妃与女皇」是一部了解内阁制国家民选领袖(首相)与虚位元首(女王)如何互动的电影,也是一部观察国家领导人如何处理政治危机的佳作。本片主要是描述英国王室,尤其是女王—伊莉莎白二世面对广受人民爱戴的黛安娜骤逝后的回应;同时也对应当时新任首相东尼‧布莱尔(TonyBlair)如何处理这位人民的王妃的丧礼。女王与首相,一个是世袭君王,一个是民选首长,两人因为对人民反应截然不同的认知,让两人的政治声望有着天地般的差别。尤其是英国王室,差点因为对黛妃的冷漠,让这个延续近千年的盎格鲁‧撒克逊(Anglo-Saxon)皇权的存废再度被拿出来讨论;而年轻的首相布莱尔,因为此事应对得宜,个人支持度大幅上升,让他的首相之路有一个很好的开始。政府的危机处理,不单是处理危机的本身,有很大的一部分必须回应民众对事件的感受,尤其是民主国家,政治首长都是民选产生,妥善掌握民意流向,藉着良好的沟通,反能将民众的信任度转换成施政的后盾,因势利导,不但解除危机,同时也能推高个人的满意度;反之,则是人民对政府的信心危机,连带地对政府的行政能力产生质疑。

笔者还蛮喜欢电影一开始的场景设定,女王优雅挺直地端坐高椅上,纹风不动地让画师描绘她的肖像,但她眼神冷漠地看着电视报导年轻的工党领袖布莱尔赢得首相大选的报导。

女王一边看着电视报导,一边与画师聊天。

画师:「我没有投给布莱尔先生,因为英国已经失去许多优良的传统……」

女王:「显然你不是现在改革派?」

画师:「当然不是!因为英国已经失去许多优良的传统……」

女王:「我很羡慕你可以投票……乐趣来自能偏向某一方……」

画师:「是的,您身为一国之后,很多人都忘了您没有投票权……」

女王:「没错!」

画师:「但我不会为您感到遗憾。您也许不能投票,但这仍是您的政府。」

画师的回答似乎深获女王的心,女王面带骄傲地:「我猜这值得令人安慰。」

这幕戏只有短短几分钟,女王与画师间也只有几句简单的对话,但呈现出来的氛围是女王对布莱尔的工党赢得大选的漠然,彷彿外面世界的变动与王室毫无关係。她仍然像她的祖先维多利亚女王(QueenVictoria)一样尊贵庄严,但很讽刺地,这些王室的骄傲与传统,在不久之后却要弯下腰来寻求布莱尔支持,甚至要面临王室瓦解的挑战。

最老牌的代议民主国家

英国是代议制民主制度的发源地,早在公元一二一五年,约翰王(KingJohnofEngland)在封建规则要求下,签署《大宪章》(MagnaCarta,theGreatCharter),同意限制王权、尊重诸侯、议会制度随后出现;到了公元一六八八年,英国国会罢黜信奉旧教的詹姆斯二世(JamesII),改立其女玛丽二世(MaryII),第二年恭迎玛丽及其夫婿奥兰治亲王威廉爵士(WillemIIIvanOranje)入主英国,促其签署《权利法案》(BillofRights):确立国王统而不治之地位,史称光荣革命(GloriousRevolution)。此后,英国的政治就一直处于王权与贵族之间保持平衡的状态(议会民主),政党也开始出现。最早的辉格党(Whig)与托利党(Tory)到十九世纪演化为两党:自由党(LiberalParty)与保守党(ConservativeParty),二十世纪初工党(LabourParty)成立,并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取代自由党的地位,此后工党与保守党的交替执政就一直是英国政治的常态。

虽然,英国民主政治起源于贵族向王室争取平权,也只保障了贵族的参政权。但在一八三二年、一八六七年、一八八四年,国会渐次推动三次改革,将选举权範围逐渐扩大,最后所有成年男性均拥有投票权,一九一八年之后,女性也有了投票权(本书的另一部电影「女权之声」将介绍这个主题),英国成为民主政治最成功的典範。英国代议制要能成功运作的关键在于,国家元首(国王或女王)与民选首相之间都必须谨守分际,建立一定的信任感,任何一方过于强势的作为就可能酿成政治危机。

在布莱尔当选首相之前,英国已经由保守党执政十八年,其中铁娘子柴契尔夫人(MargaretThatcher)执政期间,不仅带领英国赢得了福克兰战争,还大力推行国营化企业私有化政策,并与中国签订交还香港的联合声明,是二十世纪连任最久的英国首相,有「铁娘子」(IronLady)的美誉。而她的传记电影片名就叫「铁娘子」,由美国影星梅莉‧史翠普担纲主演,还以此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殊荣。

工党出身的首相布莱尔,其所代表的政治文化不仅与之前的保守党政府完全不同,更与英国王室形成一个极大的反差。他是英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相,当选首相时才四十四岁,他善于表达,不拘谨并富现代感,一直广受媒体与人民欢迎,而他的妻子雪莉(Cberie Blair)则是废除王室的支持者。这样出身的两人与对于讲求仪节、身段的英国王室格格不入,可见一斑!

讲求仪节身段的英国皇室

接下来剧情安排了一段布莱尔上任第一天,夫妻首次单独觐见女王的情节。这段充分展现了这两个不同世代与出身的人,第一次面对面接触时的不安与尴尬。

在接见布莱尔夫妇之前,女王与其扈从对布莱尔的教育背景评论一番,对其家庭教育颇不以为然,同时也对布莱尔妻子雪莉生硬的宫廷礼仪嘲讽了一番。而布莱尔夫妇这边也是心怀忐忑,他俩打从一进白金汉宫起,宫廷礼仪官就不断地耳提面命,教导着如何称呼女王、如何对女王鞠躬握手、绝对不能背对女王……等,那多如牛毛的仪节规矩。他俩面面相觑,雪莉对着布莱尔做鬼脸,大感不以为然。

这些宫廷礼仪,令人想起另一部探究二战时日本天皇责任的电影「日落真相」

(Emperor)。当时,道格拉斯‧麦克阿瑟(DouglasMacArthur)觐见日本天皇,也被要求不得与天皇握手或碰触、不得直视天皇的眼睛、不得踩到天皇的影子……等繁文缛节。东西方文化虽不同,但维持王室仪节的要求还都蛮一致的。

在这场女王与首相的会面中,女王对这位新首相摆足了威风。一见面,她就倚老卖老地对布莱尔表示,她历经了十位首相,第一位首相是邱吉尔,在邱吉尔的指导下,她从一位羞涩的少女,成为一个能够妥善执行宪法赋予她的职权的女王,希望她这几十年来的经验,能给予政府建议、指导与警告。年轻的布莱尔虽然挟着民意当选首相,但在这个君主立宪的国家中,他也只能屈膝单脚下跪,要求女王下令授权他组成新政府。布莱尔屈膝请求女王授权其筹组新政府的小动作,正说明了整个君主立宪制的精髓:王室保留了形式上作为国家元首的尊荣,但并没有选择首相的权力,只能被动地任命国会多数党领袖组阁;首相虽然由人民直接投票选出,但仍然需要国王或女王的「加持」,才能开始治理国家。

但女王的威风在短短的四个月内,因为黛安娜王妃的殒逝,面临了进退维谷、狼狈不堪的处境。黛安娜这位深受英国人民爱戴的王妃,虽然在前一年(一九九六年)就与查尔斯王子离婚,但是她的魅力惊人,一直为全球瞩目。她的一举一动、恋爱故事是狗仔队追逐的焦点,而她精彩的花边新闻,则让保守的英国王室头痛不已。

一九九七年八月三十一日,黛安娜王妃在狗仔的追逐车队中,不幸在法国发生车祸,伤重身亡。事故当晚,查尔斯王子要求使用皇家专机探视黛安娜,但是女王以黛安娜已不是王室成员为由,断然拒绝。但在黛安娜伤重不治消息传回来后,查尔斯噙着眼泪,向母亲请求,女王才勉强同意派送皇家专机接回黛安娜王妃的遗体。

未能及时回应民意的皇室

而在布莱尔团队,得知黛安娜事故身亡后,幕僚就着手撰写哀悼黛妃的演讲稿,并以「人民的王妃」来定义黛安娜的一生。在当天早上,布莱尔在他自己的选区发表了一场怀念黛妃的感人演讲。在全英国人民的一片哀伤声中,布莱尔的演讲,适时抚慰了人民的心,而「人民的王妃」顿时成为各大小媒体的标题,布莱尔成了人民心声的代言人,布莱尔的民意支持度飙涨到最高点。

而在英国王室这边,仍然坚持着黛妃已经是外人,王室没有理由为其死亡发表任何声明,也无意为黛妃举办任何公开的丧礼,甚至为了安抚两位小王子丧母之痛,决定离开白金汉宫,前往贝尔摩勒宫打猎。

首相支持度上升与王室声望下降,看似两个无关的发展趋势,但布莱尔却在此时决定开始对王室施压,要求女王正视外界对黛妃之死的哀悼之情,即使不能完全认同外界的看法,至少要摆个样子出来。

从这个变化可以看出,民选政府与王室的关係绝对不能只是「相敬如宾」,在危机处理时反而更像是「命运共同体」。如果王室声望持续下降,面对压力的反而是首相:因为只有他是人民选出来的。如果民意要求罢黜王室,他是否要处理?如果处理不当,其执政基础就可能动摇。在多数内阁制国家,反对党可以藉由发动倒阁来撤换首相,因此只要民意动向有利反对党,就可能出现倒阁。对布莱尔而言,要求女王正视黛妃之死并做出回应,不仅是为了挽救王室声誉,也是挽救自己的政治生命。

黛妃的骤逝随着时间,逐渐展现其在世界的影响力。各国政要纷纷发表了对黛妃的惋惜与不捨,而白金汉宫外对黛妃致意的花束,从四面八方涌来,英国人民对黛妃逝去的不捨,溢于言表。但王室对此变化仍是不知不觉,依旧认为以黛妃的身分,应以私人丧礼下葬;但布莱尔政府为了回应民意,决定应举行如王室般盛大的公开丧礼。

新政府的决定,无疑是给女王难堪。当祕书向女王报告,新政府仍决定要为黛妃举办公开丧礼,而且还是以如同皇太后般的规格举办。此幕最精彩之处是饰演女王的海伦‧米兰表情的变化,当她听到祕书支支吾吾的报告,女王颓丧的表情,完全不同于电影一开始的骄傲自信,海伦‧米兰将女王那种必须自我克制的失落感演得丝丝入扣。原来,女王最引以为傲的皇家尊严,如此禁不起民意的挑战,她甚至不能移动在白金汉宫前,堆积如山的哀悼花束。

不过,公开的葬礼仍然无法平复人民的情绪。人民对于王室对黛妃的死不闻不问,毫无作为感到愤怒。他们认为王室冷血,推崇黛妃才是人民的国王、王后。他们甚至要求,白金汉宫应该降半旗悼念黛妃。但实际上白金汉宫的旗子仅表示女王在宫内,如果不在宫内就不会升旗。这面旗子从没有降过半旗,温莎王室四百年来就算是国王或女王驾崩也不会降半旗。电视媒体将王室塑造成冷血怪兽,黛妃则是王室冷酷体制下的受害者。但此时,布莱尔反而同情起女王,他对于人民、媒体的无限上纲地扭曲女王感到荒谬。毕竟这个在位五十年的女王,贡献她的一生给英国,是她带领英国走过二战的阴影。

面对媒体排山倒海对王室质疑的声浪,布莱尔不得不出面劝说女王应该回到白金汉宫面对人民,对黛妃的死致意,以平复人民的哀伤。但是女王认为,人民的反应完全是媒体的煽风点火;她相信,英国人民最后会选择平静地在私底下默默哀悼。平静与尊严,才是英国人的本色。

虽然女王面对布莱尔的请求,不假以辞色。但在片中,导演安排了整齣戏中最诗意与感性的一场戏,来表现女王心情的转折:

女王在打猎的途中,因为吉普车抛锚,而陷入河中,在一个人等待救援的时候,她暗自啜泣了起来。在她哭泣的同时,一只有着十四个叉点巨大鹿角的公鹿走进她的视线,她不禁惊叹起牠的美丽与雄伟。突然远处响起一声枪响,女王急着叫公鹿快跑,公鹿成功逃脱,女王鬆了一口气。布莱尔再度急电给女王,要求女王必须尽快回到伦敦,因为有高达七成的民众认为,女王已经危害到君主制度。最后,女王终于决定回到白金汉宫面对人民,并发表演说。但同时间,她发现那只她在河边遇到的公鹿被射杀了,她急忙地找到猎户,并看到那只有巨大鹿角的皇家公鹿被砍下头,预备做成标本的尸体,而射杀牠的是一位由伦敦来此做客的银行家。

这场戏充满着想像与隐喻,发人深省。那只美丽又雄伟的皇家公鹿可以视为是皇权,过去在皇家的猎场,只有贵族才能竞逐,但牠现在却被做客在山庄中的平民资本家所猎杀,象徵着皇权终究要殒落在平民百姓的手里。同时,也可视为在这场媒体追逐的游戏中,王室终究是被追逐的猎物,难逃一死。

最佳危机处理典範

从布莱尔要求女王对黛妃之死公开表达哀悼之意,到王室最终顺应民意回到白金汉宫的过程,刚好就是一则典型的危机处理範本:决策者必须在危机出现之后设立停损点,避免媒体及民意的渲染让危机扩大,并且找寻出合适的解决方法。

当女王车队回到白金汉宫,她缓缓下车,走入围绕着白金汉宫的花海中,仔细看着人民哀悼着黛妃的卡片,她面无表情地看着卡片上,人民写给她的恶毒语言,女王自始至终不发一语。对于她对人民致词的讲稿,纵然被布莱尔的幕僚修改,她也完全接受;但可以看得出,女王对于这一切仍然不能接受,她的妥协,仅仅是想安抚人民的情绪,挽救王室岌岌可危的支持率。

在电影最后,布莱尔再度到白金汉宫向女王报告国情,两人回忆起黛妃去逝那一週发生的种种,布莱尔尴尬地向女王道歉,表示当时无意操控女王的作为。女王骄傲的回应:「完全不会!」但女王也明白表示,她一直无法理解当时发生的事,她过去从没被人民那幺痛恨过,她感叹现代人只喜欢洒狗血的华丽表演,而那是她一向不擅长的事。她宁可把感情藏在心里,她以为这才是人民所要的女王,一个不洒狗血,不作秀的女王,而这也是她从小所受的教养。不过,女王也警告布莱尔,过去媒体对她的羞辱,总有一天也会换成他,而且那一天一定会无预警的来到。

本片推出之时(二○○六年),适逢英国各界开始讨论王室是否有继续存在的必要。查尔斯王子的绯闻、其他几位王子、公主结婚又离婚的花边新闻,让王室饱受批评,外人无法理解英国这个全球最老牌民主的国家,为何还要让人民花钱供养王室。不过,多数英国人仍然对君主制忠心耿耿:据英国广播公司(BBC)在二○○八年委託民调机构所做的一项调查显示,约百分之七十八的民众认为,英国应该继续保有王室;百分之八十的被访者则认为,英国在三十年内应该继续实行君主制。这样的高支持度,无疑与伊丽莎白女王的努力有关。在过去六十五年来(一九五二年即位),女王在英国人心目中,一直是国家团结的象徵,其端正品行、节制有礼的形象,成为英国的最佳典範。即使和黛妃光芒四射的形象有如天壤之别,从电影中也可看出王室成员生活有点不食人间烟火,但女王的智慧与能屈能伸的危机处理能力,仍然让人折服。这种在特殊环境下孕育出来的国家元首特质,或许是英国王室制度能历经数百年而能不坠的真正原因。

《电影与政治》:从黛妃之死看政治人物如何进行危机处理

书名:电影与政治

出版社:五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8年10月28日

热门阅读
猜你喜欢
图文精选